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
首页 >> 作家作品 >>文學評論 >> 賈大山的文學經驗值得我們珍惜和學習
详细内容

賈大山的文學經驗值得我們珍惜和學習

时间:2018-10-25     【转载】

上世紀八十年代,賈大山進入我們的文學閱讀視野。他的作品,我當時讀到的并不算多,但留下的印象,卻非常深刻和美好。今天,讀他的《賈大山文學作品全集》,昨日重現,依然覺得親切和美好。

賈大山的小說寫作達到了很高的水準,呈現出成熟的風格,包含著很有價值的經驗,至少在三個方面,對當下文學提供了深刻的啟示。

首先,是自覺而成熟的寫作意識。在二十多年的時間里,賈大山寫了80多篇小說,作品的總量并算不大。但是,評價一個作家的文學成就,主要不是根據創作的數量,而是根據作品的質量。清人顧炎武說:“文以少而盛,以多而衰。”現在的很多著名作家寫得實在太多了,作品摞起來很高很嚇人,但是,他們的作品缺乏生活內容,缺乏現實感,陳陳相因,自我重復,缺乏創新和突破。賈大山的作品,雖少卻好,給人一種樸實而精致、家常而親切的感覺。

賈大山在《我的簡歷》中說:“我只想在我熟悉的土地上,尋找一點天籟之聲,自然之趣,以愉悅讀者,充實自己。”他從不放縱自己相象,也從不寫虛妄魔幻的東西。他像路遙一樣,只根據自己的經驗和觀察來寫作。這樣的寫作必然會有一種樸實的性質和親切的風格。

賈大山從不貪大求多,一味追求形式上的龐大,故意將小說的篇幅拉長。他談自己寫《取經》的經驗的時候,說自己寧可用建樓房的材料來建平房,也不用建平房的材料來建樓房。也就是說,他寧可將中篇或者長篇的素材寫成短篇,也不將短篇小說的材料拉長成中篇小說或長篇小說,這與當下的虛浮的注水式的寫作方式,完全兩樣。在《創作<花市>的前前后后》中,賈大山對當代作家的不誠實和不成熟的寫作態度,進行了尖銳的批評:“現在有些人,包括有了些名望的作家,本人連個短篇都寫不好,偏要寫洋洋幾十萬字的巨著,剛剛出版的書就成了處理品,或是成了包裝紙,豈不是一害讀者,二害自己?可惜!可悲!我國一年要出版幾百部長篇小說,如果說找優秀作品,按百分之一計算,不算多吧?一百部有一部,幾百部總該有幾部吧,可是很難發現一部很有影響的長篇。”由此可見,賈大山的創作意識是充分成熟和自覺的,而不是隨波逐流和跟風趨時的。他的這種鎮定而克制的寫作態度,很值得現在的極端自負、粗制濫造的作家學習。

其次,賈大山的小說總是表現出豐富的道德詩意和高尚的倫理精神。小說是寫人的,也是寫人性和人的道德體驗的。一個成熟的作家,通常會以詩意的方式寫人心深處的善念和美好情愫,而絕不滿足于、沉溺于渲染畸形和病態的東西。現在的一些作家錯誤地認為,表現善良的東西是淺薄和無力的,而描寫丑惡和陰暗的心理,才是深刻和先鋒的。讀賈大山的作品,你會發現,真善美的東西常常和諧交融在一起,形成一種打動人心的強大感染力。《壞分子》寫一個“花案 ”的女性,審訊的人和記錄的人心理都不健康和正常,他們逼著女子把什么細節也都講了,但是,當他們試圖作踐她的時候,她憤怒了,用激烈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抗議。在這個小說里面,賈大山沒有像某些作家一樣,齷齪地渲染生活的陰暗面,而是將剎那間迸發出來的人性之光和道德詩意寫了出來。《干姐》寫了農村女性的活潑甚至粗鄙的一面,但是,也寫出了她們的教養,寫出了她們對美好事物的向往。《好人的故事》中的老石最突出的品質,就是誠實,就是任何時候都不欺騙自己的良心。賈大山在講述了他的故事之后,情不自禁地議論道:“假如人人都像他那樣活著,該多么好!”小說《花市》表達了對賣花姑娘不諂媚權力的美德的贊美:當一個普普通通的老人與頤指氣使的官員發生沖突的時候,賣花小姑娘決然將花賣給了老人。《小果》深刻地表現了一個姑娘內心體恤和同情別人的善念,也顯示出作者對轉型期社會道德重建的關切和思考。小果說:“我總覺得我們這一輩人從小就不學好,……現在長大了,就像睡了一覺兒醒了似的。“小果的這句話非常深刻。賈大山筆下的許多人物,都有在日常生活情景里進行道德反思的能力。能否將人物內心深處的道德焦慮和道德美感真實表達出來,這是我們認識和判斷一個作家是否優秀的標準。一個偉大的小說家,即使在寫殺人犯和妓女的時候,也要把他們良心深處的清白和善良表達出來。

第三,批判和反諷是文學的重要品質,也是一個優秀作家的基本能力。賈大山就屬于那種對社會問題和人性殘缺很敏感的作家。他始終對丑惡的現象保持著反思和批判的態度。但是,他絕不將批判降低為對人物的詆毀和侮辱,而是謔而不虐,在恰當的敘事里,體現著中國傳統美學的中和之美。《游戲》寫兩個退休的老人之間的一種煞有介事的權力游戲,通過對電視節目的選擇和審批,體驗一種消極的快感。他們之間產生了誤會,不歡而散,但最后他們克服了誤會,言歸于好,情同莫逆,再也不做那種游戲了。這篇小說像果戈理的“兩個伊凡吵架的故事”一樣,有點荒誕,有點感傷,有點溫暖。這篇小說看完以后,讓人有點感動也有點辛酸,但最后還是讓人感受到了人性的溫暖。《花生》里的村干部為了保護集體的利益,打了自己的偷吃隊里花生的孩子,導致花生卡在呼吸道里,將孩子活活地悶死了。但作者隨后關于夢境的敘事——夢見孩子總是對他說“叔叔給我洗洗臉吧”,這就消解了悲劇的黑暗性質,賦予諷刺以抒情的性質,有一種催人淚下的力量。在《門鈴》里,夏局長未退休前,門庭若市,門鈴聲不停響起。退休后,門可羅雀,這讓他非常難過,最后,他在老伴的充滿愛意和幽默的啟發下,他終于擺脫了內心的寂寞。《西街三怪》中的于老不喜歡一切帶“西”的東西,看到西方的就排斥,但賈大山通過人物的對話,非常巧妙地把他的狹隘心理結構掉了,包含著一種很有力量啟蒙性的反諷意味,表達了作者自己的健全而開放的生活態度。

如果用現在“后現代”理論衡量賈大山的作品,你可能會嫌他簡單和陳舊,但是,如果用正常的現實主義標準來衡量,我們就會發現,他的寫作經驗里包含著很多有價值的東西。他的經驗值得我們珍惜。我們應該虛心向他學習。


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 3d和数投注中奖金额表 北京pk10直播视频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 21点游戏下载安卓版 赛车pk10技巧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 伟德国际 1946 北京pk10计划两期qq群 博彩游戏老虎机网址